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内容页

马斯克没疯,但他确实该“口下留情”

  • 进入暴大奖游戏平台
  • 2019-05-23
  • 482人已阅读
简介文/Asher来源:氢媒工场(savemedia)马斯克疯了吗?没有,他正濒临崩溃。从破天荒的怼分析师,到涉嫌侮辱在泰国营救被困洞穴孩子的救援人员,到不择手段大战空头,再到推特上宣布私

文/Asher

来源:氢媒工场(savemedia)

马斯克疯了吗?没有,他正濒临崩溃。

从破天荒的怼分析师,到涉嫌侮辱在泰国营救被困洞穴孩子的救援人员,到不择手段大战空头,再到推特上宣布私有化特斯拉的决定……

马斯克许多异于常人的言行,时常会让人们觉得“没错,他就是个疯子”,但如今大家发现,诸多迹象表明,钢铁侠马斯克的精神正处于崩溃边缘。

在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他坦诚了自己过去一年以来所承受的巨大压力:“自己真的快撑不下去了”。

1、

8月21日,马斯克发推称自己正在阅读诗人T.S。艾略特的《荒原》,配图是第四部分“水里的死亡”。

▲马斯克在推特分享的艾略特《荒原》第四部分“水里的死亡”

也许这只是他众多推文中最普通的一条,但稍微了解《荒原》创作背景的人,联系当下特斯拉和马斯克所处的境遇,应该能猜到他为何会挑这一部分分享在推特上。

要知道,艾略特创造《荒原》时,正处于事业上的不如意、工作上的劳累、经济上的拮据,所有这些使得他对生活悲观失望,促成了其在《荒原》创作前后一次严重的精神崩溃。

值得一提的是,马斯克这段推文正好链接到了维基百科的一段话,解释艾略特被诊断出患有某种神经疾病,并请求其所工作的银行批准休假以便好好休息。

而“水里的死亡”这部分诗表达的是“昔日腓尼基水手由于纵欲而葬身大海,叙述者用悲哀的语调告诫他的同胞“想想弗莱伯斯,他曾经同你们一样英俊和高大”。

如今的马斯克也犹如当年的艾略特和他的诗文一样,虽不至于经济拮据,但事业上的不如意和工作上的劳累,也让其经历着一次严重的精神崩溃。

此前,在推特上有人就建立了#muskmeltdown(马斯克崩溃)的话题,称马斯克不是疯了,是崩溃了。

▲推特上#muskmeltdown(马斯克崩溃)的话题

回顾马斯克宣布想要将特斯拉私有化的这十几天以来有关特斯拉的大大小小的新闻,再前后联系马斯克私有化的理由,你会发现这一点都不是危言耸听。

本月初,特斯拉CEO埃隆∙马斯克在推特上宣布了特斯拉私有化的想法,并表示“资金已经到位”,这条震惊华尔街的推特让特斯拉股票一时暴涨。

但随着时间的推移,事情并没有如马斯克想象的那么容易,私有化不顺和源源不断的负面消息,夹带着一些人的冷嘲热讽,特斯拉股价不断回落,一切似乎都在原地踏步。

截至今日,虽只有短短的十四天,质疑和指责之声前所未有,一浪高过一浪,不断冲击和拍打着原本被做空者弄的快要神经质的马斯克。

在这期间,马斯克接受了《纽约时报》的专访,称自己如今正面临着巨大精神压力,极其繁重的工作,和空头无休止的斗争让他身心俱疲。

马斯克称,过去的一年是我职业生涯中最艰难痛苦的一年,真的要撑不下去了。他坦诚,从特斯拉运营的角度,最艰难的时刻已经过去,从个人来讲,最艰难的时刻还没到来。

马斯克透露,为解决Model 3的产能爬坡问题,今年夏天他在工厂孤独的度过了他的生日,并因此差点错过弟弟的婚礼。

6月28日是马斯克47岁生日,他在工厂连续工作24小时,整夜都在工作,没有朋友,生日蛋糕都没有。

两天后,他弟弟婚礼,马斯克在最后关头从特斯拉工厂直接坐直升机,在典礼举办前两个小时抵达婚礼现场,结束后飞机又把他送回了工厂。

马斯克称,好多次我都是连着三四天待在工厂里,连门都没时间出,没时间陪孩子们,和见朋友。

他称自己最近每周工作120个小时,从2001年那次大病至今,自己没有任何一次休假超过一周。(在2001年的时候,马斯克曾在南非感染疟疾,并因此差点丧命。)

他承认,有时候会服用安眠药安必恩来帮助睡眠,从近期YouTuber Marques Brownlee放出的专访马斯克的视频来看,马斯克身体明显发福了,应该和精神、工作压力过大,以及作息不规律有关。

▲马斯克带领YouTuber Marques Brownlee参观特斯拉工厂,左边的是肥宅马斯克

为此,关心他的赫芬顿邮报创始人Arianna Huffington特意写了一封公开信给马斯克,称“每周120小时的超额工作并不能充分发挥你独特的品质,相反,它会浪费你的天分”。

用中国人的话说,就说洗洗睡吧,言外之意是提醒钢铁侠要多注意休息,毕竟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赫芬顿邮报创始人AriannaHuffington写给马斯克的公开信

实际上,洗洗睡吧恐怕只是暂时让马斯克养足精神,并没法实际解决特斯拉现在遇到的难题。对此,马斯克的清晨回应是:“你认为这是一种选择。事实并非如此。”

▲马斯克对赫芬顿邮报创始人来信的回应

2、

祸从口出,马斯克最应该在推特上闭嘴。

从2009年6月开通推特以来,马斯克一共发了5377条推特,积攒了两千两百四十万粉丝,每条推特转发、留言和点赞都有数十万。

▲马斯克推特

作为科技大佬,小到个人心情看法,大到公司战略计划,频繁更新推特是件好事,也是件坏事。

好处是拥有两千两百四十万货真价实粉丝的推特,能为特斯拉省不少广告费,事实证明,特斯拉创立以来,在推广和营销上花钱很少。

有异于传统的汽车企业,市场营销和公关费用占公司很大一部分支出,马斯克的明星光环和频繁更新的推特,效果好于把钱投给媒体和广告公司。

但坏处也是致命的,造车本来是件需要时间和耐心的事,过程中不断遇到问题也是难以避免的,而媒体和大众喜欢拿放大镜去看这样一家明星公司。

在这个前提下,马斯克的推文时常制造热点,也惹来麻烦,也让自己和公司被人改为拿到显微镜下去观察,因此任何一点问题,都会被拿来大肆讨论和报道。

不管你信不信,马斯克所遭遇的这一切和他在推特上是个无话不说的话唠有很大关系。

沉迷推特不可自拔,是马斯克的许多麻烦的来源,如果,他把手机上的推特删掉,他和特斯拉的日子会不会好受一切。

从这个角度看,马斯克如今精神濒临崩溃和自己喜欢口无遮拦的发推特有很大关系,就拿最近的私有化风波来说,在那条决定命运的推特发出去的那一刻,马斯克就把自己推向了风口浪尖。

在很多人看来是草率甚至是疯狂的操作,在马斯克看来是很平常的举动,他在《纽约时报》的详细描述中当天的情形。

8月7日早上,马斯克在旧金山的家里醒来,和当时还未分手的女友一起健了身,坐Model S去机场的路上,发出了那条Twitter。

一小时内,特斯拉股价涨了7%,随后马斯克发布了全员邮件解释了私有化的动机。股价继续涨,以11%的涨幅收盘。

第二天SEC驻旧金山办事处联系特斯拉,要求给出详细解释,特斯拉发言人给不了解释,他们和外界一样,不知道CEO的想法。

连董事会成员都感到不满,因为他们也不知情。特斯拉独立董事Antonio Gracias联系了Elon,Elon同意不再发布与私有化协议相关的Twitter,除非经过与董事会的讨论。

他在Twitter上说资金已经到位,是说7月31日,他才跟沙特财富主权基金在特斯拉Fremont工厂就私有化做了讨论。不过,沙特基金其实没有承诺提供任何规模的资金。

显而易见,马斯克是媒体最喜欢的CEO,因为能制造一个接一个的热点话题,但董事会并不能忍受在其公众面前如此口无遮拦的发推。

就算顺利实现了私有化,马斯克指不定在推特上发布什么幺蛾子,所以有人建议他应该暂停更新推特。

据悉,近日特斯拉董事会成员已与马斯克就Twitter引发的风波进行一次严正交涉,希望他可以停止发布推文。

值得玩味的是,马斯克已经关闭了自己的Instagram账号,下一步会不会关闭推特,于压力面前精神濒临崩溃的人来说,也不是没有可能。

否则,如果继续如此任性妄为的话,马斯克极有可能像当年乔布斯的遭遇一样,被董事会赶出特斯拉。

马斯克称,如果你们知道有任何人可以比我做得更好,请告诉我,我马上就可以让出位置。

也许,这是马斯克在和董事会隔空喊话,但你不得不承认的是,董事会需要马斯克,但在越来越多的危机面前,更需要一个足够稳重的CEO。

不过,值得注意的是,如果私有化计划失败,特斯拉很有可能将进行资本重组。

3、

一年前,在推特上马斯克回答了一位粉丝对他惊人生活的巨大好奇,称“现实是由巨大的高潮、可怕的低谷和持续不断的压力。不用想人们最想听的是最后两个。”

▲马斯克一年前在推特回答粉丝的提问

在谈到他如何处理这件事时,他补充道,“我相信有比我做的更好的答案,那就是承受痛苦,确保你真正明确自己在做什么。“

当有人问到他是否患有躁郁症时,马斯克的回答是肯定的:“是的,也许不是医学上的,不知道,坏情绪来自于与之相关的糟糕的事情,所以真正的问题是,我对所从事的事情太着迷了。如果你买了去地狱的票,责怪地狱是不公平的。“

事实上,在更早的2015年时,马斯克曾建议不要同时经营两家大公司,但他本人不但同时经营特斯拉和SpaceX两家大公司,还有无聊公司(马斯克创立的专门挖掘地下隧道的公司)等几个初创企业,这确实大大消耗了他的精力和自由。

国外媒体把马斯克近期接受纽约时报的采访称作 a“tearful”interview,不知道马斯克有没有考虑到自己坦率的后果是啥,但纽约时报的报道发表后,特斯拉股票第二天大跌9%。

这一次马斯克没有回避,选择把自己所面对“可怕的低谷和持续不断的压力”抛给了公众,而这确实是人们好奇之所在。

这让人因此真实窥见了钢铁侠的真实精神状况,并敲响了马斯克关于他压力水平的警钟,但希望不要成为压倒他的最后一根稻草。

目前,最有效的办法是帮特斯拉找一位有能力的二把手,这并不是没有可能,比如马斯克的另一家公司SpaceX的首席运营官(COO)Gwynne Shotwell就把公司管理运营的井井有条。

▲SpaceX的首席运营官(COO)Gwynne Shotwell

正因为Gwynne Shotwell卓有成效的工作,马斯克才可以日日夜夜呆在特斯拉工作,SpaceX可以,那么特斯拉其实也可以。

众所周知的是,特斯拉一直没有首席运营官,在特斯拉除了马斯克,最有影响力的就是首席技术官J.B。Straubel,他被认为是特斯拉电池和动力系统背后的灵魂人物,特斯拉财务报表中的风险提示中曾提到,对于特斯拉不可或缺的两个人,就是他和马斯克。

▲特斯拉首席技术官J.B Straubel(中)

虽然有人认为J.B。Straubel是特斯拉首席执行官的最佳人选,但实际上他本人更愿意在幕后工作,不愿意抛头露面,对企业管理更没有太大兴趣,更倾向去专注产品本身。

如此看来,特斯拉只能从外部去寻找一位能够帮助马斯克经营特斯拉的首席运营官。实际上在特斯拉私有化闹剧后,已经促使一些投资者要求马斯克尽快任命一名首席运营官。

有人建议Facebook的Sheryl Sandberg就是不错的人选,而《泰晤士报》引用匿名人士消息称,特斯拉物色和寻求首席运营官的工作确实在进行中。

4、

回头看马斯克引用的那段艾略特的诗,也有可能是我们解读错了,也许马斯克只是在重读20世纪早期现代主义经典诗歌。

了解马斯克的人应该知道,马斯克是苏格兰已故作家伊恩·M·班克斯(Iain M。Banks)推崇者,班克斯的科幻小说探讨了人工智能发展的后资本主义银河社会的概念。

班克斯文化系列的第一部小说“Consider Phlebas”,正是从马斯克推文引用的同一段诗歌中汲取了这个标题。

要知道,马斯克尽管爱发推特,人家更爱读书,很多灵感和概念都从自己读过的书中而来。

比如SpaceX火箭发射后的水上回收船上的“Of Course I Love You”,就源自班克斯的小说中的句子。

▲SpaceX火箭海上回收平台

无论如何,没有人愿意看到马斯克真的崩溃,或被迫最终离开特斯拉,最后引用周董《超人不会飞》里一段歌词,聊表敬意:

如果超人会飞/那就让我在空中停一停歇/拯救地球好累/虽然有些疲惫但我还是会/不要问我哭过了没/因为超人不能流眼泪……

文章评论

Top